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高杆灯 >

康、雍、乾三代帝王针对西藏的稳定采取了哪些措施?

  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现场直播,西藏在古代很长一段时期都不纳入中原王朝的统治,自吐蕃王朝灭亡后,从唐咸通十年(869年)至南宋嘉熙三年(1239年)的370年中,青藏高原上始终未能建立起一个统一的政权。至元忽必烈建国大元后,西藏才真正成为中国的直接管辖之下。

  需要说明一下,西藏的政权和中原有所不同,是以教为统治中心的。明清之际,教内的新教(黄教)与旧教(红教)之争产生,1636年(清崇德元年,明崇祯九年),蒙古和硕特部顾实汗应第巴之邀,于1641年进军西藏,生擒藏巴汗,建立由和硕特部蒙古贵族与新教联合统治西藏的体系——居前藏、班禅居后藏,庶务由顾实汗长子达延及第巴联合执掌。

  实际上顾实汗成为青海、西藏地区的实际统治者。1642年,顾实汗与、班禅遣使盛京,与清廷建立联系。此后,清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代帝王便于西藏纠葛不清,并最终确立了对西藏的统治。这个过程是极其艰辛的。

  康熙十八年(1679年),五世任命心腹桑结嘉错出任第巴。在此之前,通过扩建布达拉宫、增建黄教寺院,不断扩大实力,同统治西藏的和硕特部贵族抗衡。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五世圆寂,桑结嘉错匿丧不报,以代言人自居,

  直至康熙三十五年(1696年)六月,昭莫多之战后,清廷才从被俘西藏人处得知已去世多年,桑结嘉错

  。在受到清廷责问后,桑结嘉错于康熙三十六年发丧,并宣布达拉的转世灵童仓洋嘉措已经坐床(活佛的继承仪式,升座后才能成为合法继承人)。

  仓洋嘉措时年15岁,并未得到顾实汗之子汗的认可,汗之子拉藏汗屡将其“行为不端”之处向清廷汇报,和硕特部贵族与西藏上层人物之间的矛盾公开化。

  康熙四十三年(1704年),拉藏汗统兵从西藏北部直逼拉萨,经色拉、哲蚌、甘丹三大寺调解,达成桑结嘉错退位、拉藏汗退兵的协议。时过一年战事又起,藏兵战败,桑结嘉错被杀,拉藏汗将六世仓洋嘉措废黜,解送北京,并于西藏另立伊喜嘉措为六世。

  拉藏汗此举,激起了青海蒙古王公的抵制,彼等拥立在里塘出生的噶桑嘉措为真。为避免矛盾激化,康熙帝令噶桑嘉措暂居西宁塔尔寺,并派侍郎赫寿入藏解决灵童转世所引起的争端。

  策妄阿喇布坦系僧格长子,在噶尔丹统治时期,因受逼迫“带领七人潜逃至吐鲁番”,在噶尔丹东征喀尔喀后返回伊犁,“收其父旧属及噶尔丹余众,复成部落”。策妄阿喇布坦把一部分维吾尔族人迁往伊犁,从事农业生产,伊犁河流域、额尔齐斯河流域以及乌鲁木齐一带大片沃土得到开垦。在他的统治下,部众繁滋,实力大增。

  为了向青海、西藏扩张,策妄阿喇布坦一方面同拉藏汗联姻,一方面同黄教三大寺的往来频繁,暗中结成一个反对拉藏汗的同盟。康熙五十五年(1716年),策妄阿喇布坦派其弟策凌敦多布领精兵六千,绕戈壁滩,越大雪山,从西藏北部腾格里山入藏,击败藏兵。

  康熙五十六年(1717年)十月准兵攻入拉萨,拉藏汗逃往布达拉宫,布达拉宫驻军迎降,拉藏汗在突围时坠马被杀。准噶尔军遂“虏其妻子,搜各庙重器送伊犁”,又将拉藏汗所立六世伊喜嘉措囚禁。

  。康熙五十七年(1718年)二月清政府令“西宁、松潘、打箭炉等处各预备兵马”,令青海派兵六千,又令从“西宁满洲兵内选二百名,兵内选二百名及土司之兵一千带至青海地方,会同青海王、台吉等商酬行事”。

  康熙帝在得悉拉藏汗遇害、准噶尔部占领并洗劫西藏后,任命皇十四子胤禵为抚远大将军,前往西宁,指挥入藏作战。胤禵于康熙五十八年(1719年)三月十一日抵达西宁,从征诸军驻扎索诺木。

  暂居塔而寺的“真”噶桑嘉措活佛,在清军抵达西宁后,发表告示,号召西藏人民配合清军扫除准噶尔人,收复藏地,以兴黄教。鉴于噶桑嘉措得到西藏、青海僧俗的拥戴,康熙谕令胤禵在入藏作战的同时,护送噶桑嘉措入藏地,“令登之座”。为了牵制准噶尔的兵力,康熙命傅尔丹从巴里坤、阿尔泰出兵。

  根据康熙帝的部署,西征大军于康熙五十九年(1720年)六月兵分两路向西藏推进:北路由平逆将军延信率领从青海出兵,南路由定西将军噶尔弼率领从四川出师。噶尔弼采纳部将岳钟琪的建议,以土司兵为前驱,沿途招募藏兵七千,以皮船渡河,迅速切断准噶尔军的饷道。延信所率北路军在卜克河、齐嫩鄂尔、绰马喇等地多次打败策凌敦多布,策凌敦多布狼狈而逃,仅带数名随从逃回伊犁。

  清军在占领拉萨后,在各寺庙抓获准噶尔101人,把策凌敦多布所任命的五名总管斩首,其余尽行监禁。该年九月十五日,平逆将军延信为噶桑嘉措举行隆重的坐床大典,确立其作为西藏宗教领袖的地位。同时把拉藏汗所立六世伊喜嘉措,送至北京安置;封第巴阿尔巴布、康济鼐为贝子,封第巴隆布奈为辅国公,令彼等管理前藏,封颇罗鼐为一等台吉,令其管理后藏,此即四噶隆共治。

  鉴于“西藏屏藩青海、滇、蜀”,防务尤属重要,清廷采纳大将军胤禵的建议,从西征军中抽蒙古兵一千五百、兵二千、八旗兵五百驻守西藏,由公策旺诺尔布、将军延信统之,其余西征军从康熙五十九年年底陆续撤回。

  雍正五年初(1727年),副都统鄂齐从西藏归来,向清廷汇报前藏情况:偏袒其父索诺木达尔礼;索诺木达尔礼娶隆布奈二女,遂与隆布奈结为一党;阿尔巴布行事阴险;康济鼐居功自傲,为隆布奈等所仇。清廷遂派遣内阁学士僧格、副都统马喇携谕旨入藏,令将隆布奈解任,谕、阿尔巴布、康济鼐和衷共济。

  该年六月十八日,阿尔巴布、隆布奈发动叛乱,执杀康济鼐,是时钦差一行尚未抵藏,主持后藏事务的颇罗鼐一方面聚集后藏兵同叛军作战,一方面疏报清廷,请求发兵进藏,剿灭叛军。十一月初一,雍正帝令左都御史查郎安、副都统迈禄统兵一万五千于次年春入藏。

  雍正六年(1728年)八月初一,清军抵达西藏,在此之前阿尔巴布、隆布奈等所发动的叛乱已被颇罗鼐所平定,清廷晋封颇罗鼐为郡王,令其协助处理全藏事务。诏令入藏兵两千留守,两位钦差分驻前藏、后藏,是为设置驻藏大臣之始。

  乾隆十二年(1747年),颇罗鼐病故,由其次子珠尔默特那木扎勒承袭郡王。珠尔默特那木扎勒为实现大权独揽,派人暗杀在后藏的长兄策布登,进攻策布登的军队,派人监视驻藏大臣,同屡屡发生冲突,并结准噶尔为外援。

  乾隆十五年(1750年)十一月,新任驻藏大臣傅清、拉布敦抵藏后,珠尔默特那木扎勒为叛已迫在眉睫,二大臣遵照“相机擒戮”珠尔默特那木扎勒的密谕,以宣旨为名为珠尔默特那木扎勒引至驻藏大臣衙门处死,其党羽遂发兵围困驻藏大臣衙门,两位驻藏大臣相继遇难。

  在清军入藏之前,达拉即已率领僧俗民众平定了珠尔默特那木扎勒党羽所反动的叛乱。乾隆十六年(1751年)清廷制定《西藏善后章程》,明确规定:

  乾隆五十七年(1792年)清军在驱逐侵入西藏的廓尔喀军队后,命将军福康安会同、班禅共同起草西藏善后章程,共拟定一百零二款,经清政府修订改为二十九款,归纳起来主要有驻藏大臣权限,、班禅及活佛转世,建立西藏常规部队等方面的内容。

  “驻藏大臣督办藏内事务,应与、班禅额尔德尼平等;遇有西藏地方官员缺出,统归驻藏大臣会同拣选,分别奏补拣放;对外交涉,俱由驻藏大臣主持,境外写给、班禅的信件,均须报明驻藏大臣译出查验,并代为酬定回书;西藏地方财政,统归驻藏大臣稽查总核“。

  、班禅以及活佛转世,均须在驻藏大臣的监督下,抽签决定,此即“金瓶掣签”(亦称金奔巴)制度。由驻藏大臣将各地呈报的转世灵童的姓名、出生时辰汇总,用,满、汉、藏三种文字写在牙签上,放入清政府所赐金瓶之中,在大昭寺喀巴像前抽签,抽中者即为新的活佛转世。新活佛长大之后,须在驻藏大臣的主持下,举行坐床大典。“金瓶掣签”制度的确立,打破了巫师以及各种利益集团对活佛转世的把持。

  鉴于廓尔喀两度入侵所造成的混乱,《钦定西藏章程》规定在前藏、后藏各增设“番兵一千名”,并在“冲途要隘之定同、江孜地方安设番兵各五百名”,由清廷发放钱粮军饷,加以训练。

  驻藏大臣制度以及《西藏善后章程》、《钦定西藏章程》的相继制定,加强了清王朝对西藏地区的统治,同时也维护了边境安宁和多民族统一,是清代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之一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